<address id="pzjp9"></address>

      <noframes id="pzjp9"><address id="pzjp9"></address>
        <noframes id="pzjp9"><form id="pzjp9"></form>

        當前位置: 首頁 > 玄幻 > 臨淵行 > 正文卷 第七百八十一章 但為君故,沉吟至今
        正文卷 第七百八十一章 但為君故,沉吟至今
        作者:宅豬  |  字數:3784  |  更新時間:2021-01-13 08:24:22
        ????蒼梧仙城前線,師帝君只留下一支精銳坐鎮,撤掉其他軍隊,同時后方征調各地能工巧匠,打造更多重器,用以對抗第一劍陣圖。

        ????另一邊,師帝君上報仙廷,告知隴天師死訊。

        ????蒼梧仙城前,大規模戰事就此消停下來。

        ????師蔚然等人于是練兵,分為不同將領帶著新兵,率兵突襲騷擾敵營,學習戰場決勝與保命之法,再由老兵來帶新兵,將經驗迅速推廣。

        ????偶爾爆發一兩起小規模的戰事,死傷的仙人也不超過十個,雙方往往稍微接觸,短時間內盡可能干掉對手,趁著對方將領還未反應過來便徑自撤退。

        ????過了兩個月,洞庭、彭蠡等仙城的將士趕來輪替,磨礪新兵,免得倉促上戰場。

        ????帝都中,蘇云則在恢復之后,又一次沐浴焚香,帶著太子來到后廷,求見天后娘娘。

        ????天后娘娘接到拜帖,率眾來迎,道:“本宮聽聞師帝君叛出同盟,與逆帝步豐沆瀣一氣,同流合污,竟然敢進攻帝廷,不禁既是痛心疾首又為蘇道友擔憂。幸得蘇道友調度得當,未曾讓師帝君得手?!?

        ????蘇云慚愧道:“若非娘娘洪福齊天,巫仙寶樹庇護,師帝君又豈會知難而退?”

        ????他頓了頓,引薦太子,道:“娘娘可知這是何人?”

        ????“太子參見天后?!碧由锨?,躬身見禮。

        ????天后娘娘慌忙還禮,笑道:“神帝,你折煞我了!你我自帝倏時期便已經相識,不必如此多禮?!?

        ????太子肅然道:“神帝不敢當,喪家之犬而已。當年天后帝絕賢伉儷,殺得我丟盔棄甲,妻兒老小死傷無數,我輩后裔皆為魚肉芻狗,任由宰割,皆拜賢伉儷所賜啊?!?

        ????蘇云和瑩瑩聽得毛骨悚然,寒毛倒豎。

        ????太子的言語中充滿了怨念,對天后和帝絕怨氣沖天,其中的血海深仇罄貔貅之竹難書,傾北冥之水難洗!

        ????天后娘娘笑吟吟道:“不止于此呢。道友,你每次在新仙界復生,便都會被外子抓起來鎮壓,便沒有逃脫過。說起來這一世若非外子駕崩,蘇道友造反,你還不能得見天日呢!你能跑出來,賴外子駕崩蘇道友謀反之福,倒是幸甚至哉?!?

        ????太子冷笑連連。

        ????蘇云心頭一突:“神帝請我為他說項,意思是請天后把先天福地給他。不過一上來,他們便像是吃了混沌劫火一般,嘴里噴著劫灰,恨不得噴死對方。這讓我如何與天后商談?”

        ????他硬著頭皮,笑道:“兩位既然是舊識,那就方便多了。娘娘,實不相瞞,魔帝也被放出來了?!?

        ????天后娘娘心頭微震,不動聲色道:“步豐果真要天怒人怨嗎?神帝倒還好說,畢竟有所為有所不為,本宮左右還敬道友是條漢子。那魔帝放出來,不怕她失心瘋,打開殺戒?”

        ????蘇云道:“幸好神帝光明磊落,肯幫助帝廷對抗逆帝步豐。娘娘,那魔帝這次出山,肯定對先天福地虎視眈眈。娘娘,大家同在一條船上,何不借先天福地給神帝,讓他來對抗魔帝呢?或者,可以省去娘娘一番手腳?!?

        ????天后娘娘笑道:“這是小事,何至于讓道友親自來說?神帝道友便在先天福地邊修行便是。蘇道友,你此來莫非只為這點小事?”

        ????太子的本意是奪得先天福地,把先天福地據為己有,自己煉化里面的先天一炁,魔消神長,自己的修為實力勢必遠超魔帝!

        ????只是天后不愿放棄先天福地,他也無可奈何。但好在蘇云為他爭取來在先天福地修煉的權力,沒有白來一場。

        ????蘇云道:“我此來的確另有要事。娘娘,懇請娘娘傳令長生帝君,命他從南極攻伐后土,我帝廷必然呼應,兩家攻其首尾,師帝君滅亡無日!”

        ????天后娘娘笑而不答。

        ????蘇云微微皺眉,再度試探:“娘娘可否讓蕭長生出兵?”

        ????天后娘娘顧左右而言他,笑道:“蘇道友,你還沒有成親罷?可有心儀之人?”

        ????蘇云慨然道:“逆帝未滅,何以家為?”

        ????天后娘娘面色嚴肅,正色道:“人倫乃是天道,豈可荒廢了?尤其是你,貴為帝廷之主,手底下能臣良將數以萬計,豈可沒有主母坐鎮后方為你分憂解難?”

        ????瑩瑩聞言,心中微動,向蘇云悄聲道:“娘娘不是勸你成親,而是另有所指?!?

        ????蘇云也聽出她弦外之音,道:“娘娘可否明示?”

        ????天后娘娘不再兜圈子,道:“蘇道友,應龍白澤追隨你為的是什么?水縈回、宋仙君、郎家劍仙不惜冒著被滅族的危險追隨你,為的又是什么?芳逐志、師蔚然、謫仙人追隨你,又求的是什么?還有桑天君、西山散人、月照泉這些強大的存在,以及神帝,他們追隨你,難道無所求嗎?”

        ????蘇云皺眉。

        ????他明白天后娘娘的意思,只是這與他的初衷,未免有所偏離。

        ????他回到帝廷在這里建立勢力,只是為了保護元朔,給元朔以生存的空間和發展的時間,并無多少私心。

        ????“道友你或許沒有私心,但追隨你的每一個人,他們都是有私心的?!?

        ????天后娘娘意味深長道:“就算是瑩瑩,也是有私心的。第七仙界一盤散沙,各大洞天各自為政,卻逐一喪失主權落入仙廷之手。多少仁人志士惆悵哀嘆,只恨報國無門,出師無名。你在這個時候稱帝,不僅給了追隨你的這些仁人志士以名分,也是給那些尚未追隨你的人一盞明燈,讓他們有個盼頭?!?

        ????蘇云沉默下來。

        ????天后娘娘悠然道:“你從前不稱帝,為的是表明自己沒有野心,期望仙廷不會注意到你,不會注意到你所庇佑的元朔。但現在呢,你和你的元朔已經變成了盒子里裝不下的大象,怎么隱藏都隱藏不了。尤其是師帝君之敗,隴天師之死,已經讓帝廷成為仙廷要鏟除的第一目標!你還能裝作人畜無害嗎?”

        ????蘇云嘆了口氣,正色道:“娘娘勸的是,只是我父猶在,未敢稱帝?!?

        ????天后娘娘噗嗤一笑,道:“蘇圣皇,你要替一具尸體打天下嗎?你這話說出去,看看天下群雄哪個追隨你?”

        ????蘇云臉色陰晴不定,過了片刻,告辭離去,道:“天后娘娘容我想一想?!?

        ????天后娘娘送他離去。

        ????太子卻留了下來,向蘇云道:“我一出生便被擒拿鎮壓,還未曾在誕生自己的福地中修煉過,先在這里修煉幾日?!?

        ????蘇云由他,便要帶著瑩瑩離去,這時太子笑道:“圣皇可知天后娘娘為何不答應助你?”

        ????蘇云停步,疑惑道:“因為我未稱帝?”

        ????太子搖頭,點撥他道:“天后是何人?女仙之首。就算是圣皇稱帝,地位離她也相去甚遠。天后娘娘適才說追隨圣皇之人,多有所求,那么天后所求呢?”

        ????蘇云茅塞頓開,道:“帝豐稱帝,將天后囚禁于后廷。等到我破除封禁,天下已變,人們不再尊天后為女仙之首?!?

        ????太子道:“天后所求,便是回到自己的位子上。蘇圣皇該如何滿足她?”

        ????蘇云嘆了口氣,肅然道:“我要先娶妻,再稱帝,立妻子為后,諸將主母。再讓妻子拜入天后門下,尊天后為女仙之首。將來我若奪得天下,天后便地位穩固?!?

        ????他長揖到地,道:“多謝神帝賜教!”

        ????太子躬身還禮,正色道:“不敢。我也有所求而已?!?

        ????蘇云離去。

        ????太子在先天之井前坐下,呼吸吐納,汲取福地中蘊藏的神道奧妙。

        ????天后娘娘走來,抬手拈花放在鼻翼下輕嗅,輕聲道:“神帝這么看好蘇圣皇?本宮以為,帝豐放了你,你便會死心蹋地追隨帝豐呢?!?

        ????“帝豐氣度氣魄尚且遠不如帝絕,何德何能折服寡人?”

        ????太子一開口,便是桀驁不馴,淡淡道:“帝絕不能讓寡人臣服,帝豐在寡人面前也如稚童一般,不配讓我臣服。我所要追隨的人,是有帝倏之胸懷氣量之人,而非庸庸碌碌如帝豐之流?!?

        ????天后娘娘驚訝道:“蘇圣皇是這樣的人?”

        ????太子道:“論謀略,論心機,論耐心,論手段,他都比帝絕遜色遠了。但他有一樣東西帝絕比不了,他有帝倏般的氣魄。至于,他是否能成長到那一步,則還要看將來?!?

        ????天后娘娘沉默片刻,道:“本宮也早見識到他的不凡,因此才會耐心等候至今。只是謀事在人,成事在天。這天意難測啊……”

        ????蘇云回到帝都甘泉苑,遲疑再三,親自前往蒼梧城犒勞將士。

        ????蒼梧城將士,上下一片歡呼,極為興奮,在他們心中,蘇云便是無敵的存在,一口玄鐵鐘掛在那里,擋下百萬仙神仙魔,讓師帝君不能東進!

        ????甚至,連仙廷的天師也被蘇云這口鐘煉死!

        ????蘇云的不敗神話,自此鑄就!

        ????而今蘇云親自前來犒勞將士,他們自然興奮莫名。

        ????待到檢閱大軍完畢,已經是夜晚,蘇云與諸將一起就餐,又與各軍將領單獨會面,談論戰場上的事情。

        ????最后,蘇云請來左松巖和裘水鏡兩人,遲疑再三,還是鼓足勇氣,道:“我心儀魚青羅,勞煩兩位長輩與我去說親?!?

        ????左松巖面色如土,急忙看向裘水鏡。

        ????裘水鏡不動聲色,正想像從前那樣糊弄過去,蘇云嘆了口氣,將自己與天后娘娘的對話復述一遍,道:“我與青羅雖是青梅竹馬,彼此心生愛慕,但此次成親之后,我便要稱帝,作為我的后,須得拜天后為師,方能得天后的鼎力支持。嫁與我,便要委屈她,因此我不敢厚顏前往?!?

        ????裘水鏡起身,慨然道:“閣主無需憂慮,我與左仆射去一趟便是?!?

        ????蘇云躬身。

        ????左松巖慌忙起身,與裘水鏡一起還禮。

        ????兩人離去,左松巖嘆了口氣,埋怨道:“你怎么就答應下來?魚青羅看似柔柔弱弱,但實則是一個要強的女子,那蘇閣主是二手男人,甚至多半是三手的了,她肯要?”

        ????裘水鏡哭笑不得,喝道:“哪里來的二手三手的?我看四手都有了!這些與我們要做的事情無關,我們一概不問。魚青羅,有主母之風范,又是人族,元朔出身,名門正派。倘若閣主選了另一個主母,比如妖族的,或者有外戚的,又或者是人魔,你那時才要頭疼!”

        ????左松巖頓時醒悟過來,心中凜然,道:“魚青羅,確是最佳人選!”

        ????兩人連夜返回帝都,通過桂樹來到空洞新世界,求見魚青羅。

        ????魚青羅待他們說明來意,略略思量片刻,既不答應也不拒絕,笑道:“老新郎何不親自前來?莫非害羞?”

        ????裘水鏡和左松巖哈哈大笑,回去復命,讓蘇云親自前去,道:“魚洞主但為君故,沉吟至今,只待閣主前去,便會點頭?!?

        ????這日,蘇云來到空洞新世界,向魚青羅提親。



        按“鍵盤左鍵←”返回上一章   按“鍵盤右鍵→”進入下一章   按“空格鍵”向下滾動

        設置

        閱讀背景
        字體大小
        A-
        14
        A+
        頁面寬度
        幸运快3